賬號:
密碼:
 
  • 返回: 詭秘之主

    一個普通人的日常(七)

        看了那位女士消失不見的地方幾秒,帕切科側過頭來,對巴頓道:

        “走吧,回基金會。”

        “不去郊外了?”巴頓下意識問了一句。

        帕切科噙著笑容道:

        “你不是已經把瓶子送出去了嗎?

        “沒有再去郊外的必要了。

        “也許他的真實目的就是讓我們將瓶子交給那位塔瑪拉家族的女士,之前說的都是謊言。

        “當然,這都與我們無關。接下來,他們誰死誰活,都不存在無辜者,只是需要做一定的監控,預防他們之間的戰斗波及普通人,而這將由警方來處理,不是基金會與‘合規部’的責任。”

        弗納爾的狀態看起來不像能完成這種程度的詭計……巴頓嘀咕了一句,沒再多問,轉身走向了門外。

        坦白地講,返回基金會是他現在最想要的答案。

        剛才追問是否還要去郊外只是他一時沖動,是他多年以來都沒有克服的老毛病。

        回到基金會,巴頓略有些忐忑地度過了一天,在繁瑣重復的日常里迎來了傍晚。

        我原本覺得生活太單調,現在才發現單調的生活如此珍貴,唉,只希望之后都像下午一樣,什么意外的事件都沒有……愿主庇佑……巴頓停在自家門口,伸出右手,握成拳頭,輕擊了下左胸。

        完成禱告后,他才開門入內,摘掉帽子,脫下外套,將它們交給了迎上來的妻子。

        “弗納爾究竟怎么了?”他的妻子小心翼翼地問了一句。

        巴頓一臉鎮定和淡然地回答道:

        “他得罪了一些人,正被追蹤。警方已經接手了這件事情。

        “之后,弗納爾如果再上門拜訪,你不要讓他入內,事后記得派人通知警察。”

        巴頓的妻子聽到警方已經介入,頓時松了口氣:

        “好的。”

        用過晚餐,和孩子玩了一會,巴頓找借口進入書房,坐到了窗戶附近。

        他需要一個獨處的空間,讓自己的情緒徹底得到平復,從弗納爾事件帶來的恐慌中走出。

        為此,巴頓從抽屜里拿出一根香煙,叼到了嘴里。

        他沒什么煙癮,只是有的時候需要應酬,所以在家里和身上各準備了一盒卷煙。

        劃亮火柴,點燃香煙,巴頓深深地吸了一口。

        他旋即后靠住椅背,看著煙氣從自己口中和鼻子處一點點噴薄而出。

        那淡白色的氣體迅速往四周彌漫,讓巴頓油然想起了從弗納爾口鼻中躥出的霧氣。

        隱約間,他嗅到了淡淡的血腥味。

        對巴頓來說,這不是太奇怪的發現,因為弗納爾曾經在他的書房停留過,必然有留下一些痕跡,而普通人根本察覺不到。

        巴頓之前沒聞到,純粹是由于太過緊張和慌亂,注意力都放在了弗納爾的下落和他遺留的文字上。

        當然,書房的血腥味非常淡,比不上旅館那個房間和之前那處廢墟,也是原因之一。

        香煙的氣體自由擴散間,巴頓的眼睛忽然瞇了一下。

        他有了某種不好的感覺!

        瞬息之后,那些淡白的氣體往一個方向收縮,帶著血腥味道,組成了一道人影。

        這人影上半身很正常,有一個標志性的紅鼻頭,正是考古學家弗納爾。

        而他的下半身完全由氣體繚繞而成,仿佛煙霧描繪出的怪物。

        “弗,弗納爾……”巴頓快要窒息般喊了一句。

        他的聲音回蕩在書房內,沒能穿透墻壁。

        “哈哈,我已經獲得了不死之軀,只要還有霧氣殘留,就能活過來!”那個弗納爾大笑出聲道。

        比起之前,他的神情愈發癲狂,眼眸都仿佛帶上了淡白的色彩。

        他,他剛才已經死了一次?巴頓下意識閃過了這么一個念頭。

        緊接著,他強自鎮定道:

        “你有什么事情嗎?”

        說話的同時,巴頓沖動地想要站起,可卻悲哀地發現自己的身體被陰冷淡薄的霧氣覆蓋,失去了絕大部分知覺。

        弗納爾停止了大笑,注視著巴頓的眼睛,一個單詞一個單詞地說道:

        “你沒有把那個瓶子帶到郊外。”

        巴頓雖然性格沖動,但也知道不能正面回答這個問題,忙電轉起思緒,尋求好的處理方式。

        幾秒后,他搶在弗納爾再次開口前,岔開了話題:

        “你為什么會改信那位?

        “你不是主忠實的信徒嗎?”

        弗納爾沉默了一下,表情逐漸狂熱:

        “我看到了更加廣闊,更加浩瀚的世界。

        “和那比起來,我們現在居住的這個星球就像是沙漠中的一粒沙。

        “那里有無法計數的文明,有幾十萬年,幾百萬年,乃至幾千萬年前遺留下來的古跡。

        “這才是宇宙真正的樣子!”

        見自己的問題讓弗納爾有了不好的變化,巴頓閉上了嘴巴,思考起有什么不敏感又能讓對方感興趣的話題。

        他緩慢吸了口氣道:

        “除了祭壇,你在那處第四紀遺跡里還發現了什么?

        “你對塔瑪拉家族有多少了解?”

        弗納爾的眼眸靈動了少許:

        “塔瑪拉家族有過一次紋章的更替。

        “這意味著他們遭遇了相當重大的事件。”

        說話間,這上半身人下半身霧的考古學家伸出右手,利用煙氣,于半空勾勒出了兩個符號。

        第一個符號由一層荊棘、一層盾墻和一把豎直插在它們之上的長劍組成;第二個符號的主體則是一扇對開的門,門縫由那把豎直的長劍充當。

        作為一名勉強稱得上非著名歷史學家的專業人士,巴頓瞬間聯想到了那位塔瑪拉家族成員的話語:

        “他們是他們,我們是我們。”

        “塔瑪拉家族出現過分裂?”巴頓脫口而出道。

        “我是這么認為的。”弗納爾欣慰地笑了笑,接著靠近巴頓,表情狂熱地說道,“你的大腦比我想象得更加誘人,這對我來說是最好的補充。放松一些,你的思想將和我融為一體,共同見證那一個又一個偉大的文明。”

        他看起來很是虛弱,亟待恢復。

        巴頓的心臟狂跳了起來,努力地想要避開對方,可無論他怎么掙扎,身體都像凍僵了一樣,完全無法動彈。

        就在弗納爾的臉部湊到了他的眼睛前方時,巴頓右手忽然一痛,整個人瞬間恢復了清醒。

        他眼前的淡白霧氣和怪物般的弗納爾隨之不見,像是從未出現過一樣。

        巴頓木然低頭,看見右手夾著的那根香煙已燃燒到盡頭,灼傷了自己的手指。

        “剛才是一場夢?可我感覺,感覺是那樣的真實。”巴頓丟掉手中的香煙,依循靈性本能站了起來,走到了窗邊。

        他的目光望向了外面的街道,只見一盞盞亮起的煤氣路燈下,許多行人于愈發深沉的夜色里經過,想要盡快趕回家。

        他們之中,一條普通的金毛大狗普通地散著步。

    書籍TXT無需注冊直接下載,建議收藏本站。



    所有小說由網友上傳,如有侵犯版權,請來信告知,本站立即予以處理。











    真人街机捕鱼新版本 原油期货配资北京 000890股票行情 彩票陕西快乐十分钟 贵州快3012路 疯狂飞艇的骗局 快三提前预测软件 黑龙江福彩22选5开奖结杲 基金配资比例两种模式 吉林快三中奖规则 股票下跌k线 刘伯温四肖选一肖期期准 友阿股份股票 定投股票推荐 山东十一选5走势图一定牛 12开奖结果 广西11选5的彩票网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