賬號:
密碼:
 
  • 返回: 詭秘之主

    一個普通人的日常(五)

        看完紙上印出的那些痕跡,帕切科扭過頭來,對旁邊的巴頓道:

        “接下來的事情會相當復雜,我會尋求警方的幫助。

        “而你,可以返回基金會,等待后續的詢問。”

        凝視著紙張的巴頓聽到這句話,不僅沒有失望,反倒一陣慶幸,連忙點頭道:

        “好的。”

        讀完弗納爾遺留的文字痕跡之后,巴頓的直覺告訴他,事情會非常危險。

        而作為一個普通人,避開危險是本能的選擇。

        當然,這也是因為弗納爾只能算他的普通朋友,還不值得他冒著極大的風險去摻合這件事情。

        回應完畢,巴頓立刻轉身,從旅館老板和服務生之間穿過,來到了街上。

        這一次,他沒有選擇公共交通工具,上了一輛出租馬車。

        巴頓這次外出屬于特殊事務,比較緊迫,且有“合規部”副主管作證,所以,能夠報銷這方面的費用。

        而花基金會的錢和用自己的薪水,完全是兩種不同的感受。

        途中,巴頓望著窗外的風景,忍不住思考起弗納爾現在的狀態:

        “他還活著嗎?

        “房間內那么濃烈的血腥味……

        “希望他還活著吧,愿主庇佑他。

        “如果他還活著,現在會在哪里?

        “在哪里……

        “會不會?

        “這!”

        思緒電轉間,巴頓忽然想到了一個可能,忙吩咐車夫,讓他改變路線,前往自家所在的街區。

        沒過多久,他回到了家中。

        “發生了什么事情嗎?”巴頓的妻子迎了上來,一臉詫異。

        此時距離午餐都還有一段不短的時間,更別說下班。

        巴頓沒摘帽子,沒脫外套,沒回答疑問,直截了當地問道:

        “弗納爾來過嗎?”

        “他一刻鐘前來拜訪你,我讓他在書房等待,并派了維爾斯去基金會找你。”巴頓的妻子如實回答道。

        維爾斯是他們家的男仆,而很顯然,一刻鐘不足以讓他抵達“魯恩古物搜集和保護基金會”。

        這才是巴頓妻子最詫異的地方。

        “嗯。”巴頓重重點頭,急匆匆通過客廳,上至二樓,進入了書房。

        書房里面,窗戶大開,簾布輕搖,空無一人。

        “弗納爾?”巴頓喊了一聲,但無人回應。

        他跳窗離開了……巴頓皺起眉頭,認真地環顧了一圈,發現自己書架上擺放的幾本書籍出現了順序的混亂。

        那是一套歷史方面的叢書,分為上中下冊。

        巴頓的習慣是從右往左排列,而現在它們變成了從左往右。

        他無聲吸了口氣,快步走了過去,抽出了那三冊書籍。

        一番仔細的檢查后,巴頓發現中間那冊有一頁被人折了起來。

        他連忙翻到那頁,展開了折角。

        上面用鉛寫了一段單詞潦草的文字:

        “第四紀的遺民們在崇拜邪神。”

        嘶……巴頓又是驚慌,又是恐懼,猛地將手中的書籍塞了回去。

        沒怎么去思考,他蹬蹬蹬沖出書房,奔向樓梯,準備去尋找“合規部”副主管帕切科,將自己的發現告訴他,并請他找警察來保護自己的家人。

        等出了家門,巴頓才放緩腳步,考慮起一個相當重要的問題:

        該去哪里找帕切科?

        克勞夫旅館,斯托恩警察總局,還是基金會?

        經過短暫的思考,巴頓決定回基金會,找別的“合規部”雇員。

        就在這個時候,一輛出租馬車停在了他家門口,。

        “我們發現弗納爾又來你家了。”這位“合規部”副主管語速頗快地解釋了一句。

        巴頓松了口氣,毫不猶豫地回答道:

        “對,但他已經離開。

        “不過,他有留下一些線索。”

        說完,巴頓領著帕切科進入自己家,來到書房,將那冊書籍遞給了對方。

        帕切科看了兩眼,用手指于那行文字的表面輕輕滑了一下。

        緊接著,他拿出先前用過的鉛,于弗納爾留言的側面寫道:

        “報警!”

        做完這一切,帕切科將這本書塞回了它原本的位置。

        但是,他沒有把書籍完全推入。

        這樣一來,整排圖書就產生了一個往外的凸起。

        “好了,回基金會,用午餐,然后,等警察們的好消息。”帕切科拍了下手掌道。

        巴頓不是太明白這位資深律師這么做的緣由,但他沒有開口詢問為什么。

        他真的不想深入摻合這件事情,他覺得自己完全承受不住。

        巴頓旋即編織理由對妻子解釋了幾句,然后跟著帕切科返回基金會,開始了日常的工作。

        到了下午茶時間,他剛結束一次古籍鑒定,就聽見了敲門聲。

        “有線索了,需要去你家一趟。”帕切科纏著灰色圍巾,立在門邊道。

        “線索?”巴頓驚訝起身。

        帕切科沒做正面回答,攤手做了個邀請的姿勢。

        巴頓無法拒絕,與對方一起回到了家中。

        “弗納爾又來了!”他的妻子明顯察覺到了不對,頗為驚恐地迎至門口。

        “沒事,一些小問題。”巴頓維持著自己男子漢的形象,寬慰了妻子一句。

        來到書房后,他和帕切科發現弗納爾又提前逃走了。

        “該死的,他就不能等一下嗎?”巴頓忍不住抱怨道。

        “沒關系。”帕切科走到書架前方,抽出了那本圖書。

        很顯然,弗納爾已閱讀過他的建議,因為這本書籍被完全塞入了架子里。

        “我大概知道弗納爾在哪里了。”帕切科半閉上眼睛,笑著說道。

        巴頓一陣愕然:

        “怎么知道的?”

        帕切科睜開眼睛,微笑回答道:

        “他接受了我的賄賂,不,饋贈,也不對,最準確的描述應該是建議。

        “當然,他未必會采納。”

        說完,這位“合規部”副主管越過巴頓,走出了書房。

        巴頓下意識跟在他的身后,一路離開自家所在的區域,拐入了附近一條街道。

        那條街道的盡頭,有一棟因火災而垮塌的房屋。

        “竟然還沒開始重建。”巴頓小聲說了一句。

        帕切科又戴上了白色的手套,表情略微嚴肅了一點。

        他通過還算完整的正門,進入了半坍塌的大廳內部。

        一根根焦黑的木頭垂落于地,擋住了一道人影的下半身。

        那人影穿著棕色夾克,鼻子紅彤彤的,看起來很結實,正是考古學家弗納爾。

        巴頓暗自吐了口氣,急聲問道:

        “你怎么不報警?”

        “他們監控著警察局。”弗納爾表情沒什么變化地回答道。

        巴頓脫口再問:

        “為什么不離開斯托恩,去別的城市報警?”

        “他們監控著蒸汽列車站。”弗納爾用同樣的口吻回應道。

        巴頓想了想,皺起了眉頭:

        “你有很多方式離開斯托恩,他們沒法封鎖一座城市。”

        聽到這個問題,弗納爾的表情逐漸生動了起來,語氣略顯飄忽地說道:

        “我感受到了那位偉大存在的意志……”

        

    書籍TXT無需注冊直接下載,建議收藏本站。



    所有小說由網友上傳,如有侵犯版權,請來信告知,本站立即予以處理。











    真人街机捕鱼新版本 七星彩走势图 云南十一选五专家预测推荐 北京十一选五一定一件 体彩飞鱼53期开奖结果 吉林快三最大遗漏数据一定牛 辽宁十一选五每天多少期 1分快3人工专业计划 腾讯分分彩技巧皿可63390 怎么买股票 北京11选五5开奖走势图 盈丰配资 云南11选五今天开奖号 北京快三和值口诀技巧 七星彩玩法的具体介绍 股票融资偿还额啥意思 浙江体彩6+1预测号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