賬號:
密碼:
 
  • 返回: 詭秘之主

    第三十九章 昨日不再(雙倍期間求月票)

        南大陸,東拜朗,某個黑夜教堂旁的房間內,倫納德的意識回歸了現實世界。

        他默然幾秒,端起面前已變涼不少的咖啡,輕輕抿了一口。

        苦澀的味道旋即充盈了他的口腔,讓他的頭腦逐漸清醒過來。

        “老頭,今天究竟發生了什么事情?”終于,倫納德按捺不住,主動開口問道。

        帕列斯索羅亞斯德一陣沉默后,滿是感慨地回答道:

        “‘錯誤’隕落了。”

        “錯誤”……倫納德險些沒反應過來老頭說的“錯誤”是哪位存在。

        下一秒,他難掩驚愕,差點忘記壓低嗓音地問道:

        “阿蒙?”

        這可是標準意義上的真神!

        “嗯。”帕列斯索羅亞斯德的嗓音比以往似乎又蒼老了一些,“準確來說是阿蒙的主體隕落了。”

        倫納德沒心思去分辨老頭話語細微處的含義,不敢相信般開口道:

        “這,這怎么會一點跡象都沒有?”

        當初戰神隕落前后的異常,他親眼見證,知道那是波及整個世界的變化,并且直接帶來了許多恐怖的怪物和危險的地帶。

        而剛才,僅有的兩個異常是:

        門窗突然緊閉;自身似乎忘記了什么事情。

        后者在日常生活里,其實是大部分人都會遭遇的情況,一點都不值得奇怪。

        帕列斯索羅亞斯德的語氣低沉了下來:

        “祂應該是在‘源堡’內隕落的。”

        “源堡”內?倫納德嚇了一跳。

        他剛才參加聚會的地方就在“源堡”內部!

        那里竟然剛爆發了一場神戰?阿蒙竟然侵入了“源堡”?倫納德思緒紛呈間,表情逐漸凝重了下來:

        “老頭,‘愚者’先生就是因此受傷,不得不選擇沉眠?”

        “祂要沉眠了?”帕列斯索羅亞斯德反問了一句。

        祂對此仿佛也不是太意外。

        倫納德“嗯”了一聲:

        “祂今天臨時召集我們,就是為了這件事情。”

        帕列斯索羅亞斯德默然了幾秒道:

        “祂選擇沉眠確實和之前的神戰,和阿蒙的潛入有關,但不是因為受傷,而是遭遇污染。”

        “污染?”倫納德頗為詫異地脫口問道。

        到了“愚者”先生這個層次,還會遭遇本身很難驅除的污染?

        帕列斯索羅亞斯德恢復了之前的感慨語氣:

        “萬物皆有神性,依賴神性變強者,永遠都逃不過神性的束縛。

        “這一點,你是這樣,我是這樣,‘愚者’也是這樣,呵,也許不該再稱呼祂‘愚者’了,祂現在等于半個‘詭秘之主’。”

        “詭秘之主”……對于非凡特性內精神烙印的問題,倫納德確實比同層次的半神了解更深,但在可能涉及更高層面可能因知道就帶來污染的知識上,他還是有不少缺陷,哪怕之前已經聽老頭提過“詭秘之主”這個名詞,還是不明白究竟代表什么。

        不過,他目前也能根據“愚者”先生聚會時的說辭和老頭剛才的話語,確定“愚者”先生的位格已經超越了序列0,實力足以擊殺一位真神。

        倫納德理智地沒去追問,嗓音低沉地轉過了話題:

        “老頭,克萊恩為什么也會跟著沉眠?

        “你有沒有辦法盡快喚醒他?”

        帕列斯索羅亞斯德的語氣帶上了幾分古怪:

        “這種神靈層面的事情,我這個又老又弱的天使怎么可能知道?

        “至于喚醒,就連‘愚者’都沒有更好的辦法,何況我?”

        倫納德短暫沉默,端起咖啡杯,又抿了一口。

        過了一陣,他遲疑著問道:

        “老頭,你有沒有辦法‘竊取’別人的才華?”

        帕列斯索羅亞斯德嗤笑了一聲:

        “才華這個詞語定義模糊,分類不清,沒法‘竊取’。

        “不過,如果將它換成天賦,那就有辦法。”

        “……算了。”倫納德最終還是做不出“竊取”別人天賦來幫自己解決困難的事情。

        帕列斯索羅亞斯德笑著補充道:

        “如果你不能接受這種方式,那可以找一個擁有你想要的那種天賦,但非常窮困的人做交易,給他渴望的金錢,換取對應的天賦。”

        “這有點像魔鬼……”倫納德中肯地評價了一句。

        帕列斯索羅亞斯德呵呵笑道:

        “還有個更簡單的辦法,那就是花錢聘請有天賦的人幫你解決相應的困難。”

        “……老頭,你怎么不早說?”倫納德一下看到了希望的曙光。

        帕列斯索羅亞斯德“呵”了一聲:

        “這么簡單的你都沒有想到?

        “我以為你已經排除了這個選項才來詢問我。”

        倫納德沒去在意老頭的嘲諷,認真想了想,覺得這個辦法確實可行。

        不過,他很快有了點愧疚和不安,有種自己在逃避責任的感覺。

        在這件事情上,還是得親自做點什么……除了請人寫詩歌,我自己也得寫一些……想到這里,倫納德猛地站了起來,走向門口。

        “你去哪里?”帕列斯索羅亞斯德略感詫異地問道。

        倫納德眉頭微皺,表情堅定地說道:

        “去附近的書店買些詩集。”

        自從晉升“夢魘”,他就放棄了過去買的詩集,讓它們更多是作為裝飾存在;等到成為“靈巫”,他開始讓搜集來的,能力合適的部分靈閱讀詩集,以便在戰斗中誦念,制造非凡效果,配合自己。

        所以,來南大陸時,他根本沒帶一本詩集,而過去的那些,他也只記得常用的幾首。

        沒想到,成為高級執事后,還要重溫詩集……倫納德暗自感嘆了一聲,步伐愈發堅定。

        帕列斯索羅亞斯德完全沒想到倫納德的下一步計劃是買詩集,隔了一陣才試探著問道:

        “這是‘愚者’的吩咐?”

        “對,宣揚相應的傳奇故事。”倫納德一邊簡單回答,一邊開門而出。

        帕列斯索羅亞斯德再一次沉默,然后才道:

        “在寫詩之外,你還得多關注圍剿玫瑰學派的事情。”

        倫納德走完樓梯,進入街道,望著來來往往的行人,輕輕點頭道:

        “嗯。”

        這一刻,走向書店的他,仿佛又回到了廷根,回到了還是“午夜詩人”時的那段歲月。那個時候,他也是這樣走在熱鬧喧囂的街上,預備著買一本和一本。

        …………

        貝克蘭德,大橋南區,豐收教堂。

        埃姆林懷特恢復知覺后,發現自己正立在一扇窗戶前。

        外面陽光已黯,花草繁盛。

        對于“愚者”先生的沉眠,他的感觸和其余塔羅會成員稍微有一點不同。

        那就是在沉重,嘆息,傷感,迷茫之余,還帶著大概會有個好結果的篤定。

        血族內部,部分侯爵和伯爵都已經相當老邁,哪怕存活年限要比同層次的大部分半神長很多,也到了生命的暮年,這個時候,他們往往選擇沉眠,用類似方式來延長自己的壽命,效果都相當不錯。

        所以,埃姆林早就見慣和聽多了沉眠這種事情,知道它不等于過世,不等于隕落,認為如果找對辦法,“愚者”先生有不小的概率醒來。

        他望著窗外的風景,于心中自語道:

        “‘愚者’先生沉眠了,始祖的神諭又經常受到干擾,明顯不能頻繁提供幫助……”

        短暫的沉默后,埃姆林無聲嘆了口氣:

        “果然,到了最后,需要自己去面對,去背負。

        “這就是救世主的宿命。”

        說到“救世主”這個詞語時,埃姆林明顯地笑了笑,帶上了些許自嘲的意味。

        他旋即又在心里重復了一遍:

        “只能靠自己了。”

        這個想法剛剛閃過,埃姆林背后就響起了烏特拉夫斯基神父的聲音:

        “該出發了。”

        埃姆林回過頭去,看見穿著褐色教士袍的神父背上了一把巨劍。

        那巨劍的長度超過了埃姆林的身高,寬度接近他的腰部。

        再配合烏特拉夫斯基神父小山一樣的身體,恐怖的壓迫感宛若實質。

        身為血族伯爵,埃姆林只是略有窒息就恢復了正常,輕輕頷首:

        “好。”

        今天,他們將出發去南大陸,參與圍剿玫瑰學派的行動。

        剛做出回答,埃姆林忽然想起一事,連忙又道:

        “再等半天。”

        他要召集貝克蘭德的絕大部分血族,初步討論下藥品公司的事情。

        烏特拉夫斯基主教沒問什么,點了點頭道:

        “準備好了來找我。”

        埃姆林目送烏特拉夫斯基神父走入教堂深處后,轉頭對將要跟隨自己去南大陸的那些血族道:

        “通知身在貝克蘭德的所有血族過來,有件事情需要討論。”

        “是,伯爵閣下。”那些血族恭敬地做出了回應。

        等到他們分頭展開行動,埃姆林回頭望向了教堂前方的圣壇和生命圣徽——那是由麥穗、鮮花和泉水等符號簇擁著的一個簡筆嬰兒。

        這讓埃姆林突然一陣恍惚。

        他已不太記得從什么時候開始,自己停留于臥室的時間越來越少,陪伴那些人偶的時間越來越少,就連研究歷史這個愛好都變得更有目的性,更加地功利。

        這樣的改變不是一下就成型,而是經由一天天、一月月的時間,緩慢地,讓人難以察覺地變遷而成,等到埃姆林發現,早已適應了新的生活。

        埃姆林收回目光,微抬下巴,笑著搖了搖腦袋:

        “這就是救世主的宿命啊……”

        ps1:雙倍期間求月票~

        ps2:推薦一本書,林海的新書,我是看他書長大的,真的,笑。書名:

        他是一個天生的射手,從未記錯球門方向。

        他與場上的敵人對抗,也與這個世界對抗。

        “我知道,球門就在那里。”

        即將上架,可以去宰了

    書籍TXT無需注冊直接下載,建議收藏本站。



    所有小說由網友上傳,如有侵犯版權,請來信告知,本站立即予以處理。











    真人街机捕鱼新版本 浙江11选五胆拖表 幸运快乐8预测 辽宁省十一选五一定 天津11选5选号方法 大乐透玩法介绍 2013上证指数历史数据 河北十一选五基本走势 时时彩官方开奖直播 黑龙江11选五分布走势图 中科金财股票行情 十大期货配资公司排名海期货配资 山东11选五预测推荐 今期排列三开奖结果 微博五分彩走势图 股票配资流程 江苏快三开奖结果今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