賬號:
密碼:
 
  • 返回: 詭秘之主

    第二十八章 權柄

    最新網址:

        “知識與智慧之神”的總部,那座白色的高塔內。

        ,將注意力放回了封印加強這件事情本身。

        他想研究下究竟是怎么一個情況,看能否破解出其中蘊藏的奧秘,以此發明一些秘術。

        一層一層下行間,一件封印物一件封印物檢查中,盧卡突然愣住,停下了腳步。

        他的表情變得頗為迷茫,不知道自己接下來是該先邁左腳,還是右腳。

        這似乎是一個非常深奧不那么容易想明白的問題。

        南大陸,一座屬于“黑夜女神”的教堂旁邊。

        倫納德端起了本地特產咖啡豆現磨成的咖啡,想要抿上一口。

        這個過程中,他的思緒不自覺轉到了門窗的緊閉、天空的大亮上,想要弄清楚究竟出了什么異常。

        可是,他沒法離開當前房間,被封閉在了這里,,一直沒回答他的問題。

        幸運的是,這沒附加什么危險,所以倫納德還能安心地坐在位置上,以想法代替行動。

        不知過了多久,他低頭望向了重新放到桌上的咖啡,微皺起眉頭,疑惑自語道:

        “我剛才想做什么?”

        羅思德群島,被隱秘的拜亞姆城內。

        達尼茲對環境的變化毫無察覺,認真地擺弄著接到了自己房間里的有線電報機。

        “黃金夢想號”最近又來到蘇尼亞海,停在了有電報的某個港口,達尼茲想盛情地邀請他們來拜亞姆做客,見識一下神使大人的體面。

        如果可以,他希望“黃金夢想號”能以拜亞姆為母港,這樣一來,他隨時可以回到船上,參加冒險,尋找寶藏,同時,還能有選擇地聽一聽船長講課。

        作為十項全能的人才,達尼茲毫無疑問掌握了拍發電報的全部知識和技巧,此時,他坐在機器前方,手指飛快按動,將腦海里構思的話語一句又一句發了出去。

        最初階段,他思路清晰,言辭得體,因此有點小得意。

        漸漸的,他眼睛發直,雙手不停,似乎全憑本能在那里操縱。

        等到電報拍發完畢,達尼茲吐了口氣,拿起杯子,咕嚕喝了口啤酒。

        “比我預想得速度快,就算以后失業,我也能去電報局找一份薪水不錯的工作。”達尼茲有點驕傲又有點憂患意識地想道。

        他隨意地拿起了電報底稿,回憶了下剛才拍發的過程,表情逐漸變得古怪。

        “我最后究竟發了什么?”達尼茲忍不住低語了一句。

        他最后似乎大概可能在電報里嘲諷了大副、二副、“鐵皮”、“水桶”他們,然后熱情洋溢地向船長做了告白。

        “完蛋了,完蛋了……我怎么會把心里話說出去……”達尼茲的臉色一點點變白,懷疑自己剛才被魔藥控制了,寫的內容竟然沒經過大腦。

        他忙要補一封電報,表示剛才那些內容與自己無關,都是安德森故意搗亂,胡鬧捉弄的產物。

        這個時候,他才發現外面似乎有點不對,天空灰蒙蒙的,連一絲云彩都沒有。

        …………

        星界之中,被“黑夜女神”隱秘掉的存在和事物有一定先后順序地突破了限制,回到了現實。

        而祂們和阿蒙真身一樣,顯得有點呆滯,沒有第一時間做出反應。

        另外,“黑夜女神”也略帶迷茫地停在了半空,似乎還沒想好接下來該做什么,不過,祂的本能是先做好自我防護。

        被厚棱鏡似光斑限制在各自神國內的“風暴之主”、“永恒烈陽”、“知識與智慧之神”同樣出現了一定的變化,反擊的激烈程度明顯降低,給人一種開始自我懷疑,不確定眼前是否為敵人的感覺。

        “燈神”丟下了“特倫索斯特黃銅書”,直接回歸了那盞“許愿神燈”內。祂既像是拼到了極限,不得不縮回封印之中,又似乎是想起了什么,下意識做出了躲避。

        剛找回自我認知和清醒意識的安提哥努斯又一次變得茫然,臉上仿佛寫滿了問號:

        我是誰?我在哪里?我在做什么?周圍發生了什么?

        神棄之地內,已黯淡了許多的遠古太陽神巨大光影輕嘆了一聲,再次開口道:

        “要有光!”

        星界之中的光芒隨之變亮,刺入了阿蒙真身、分身,“原初魔女”,“隱匿賢者”等存在的“眼”中。

        祂們頓時恢復了清醒,各自抓緊時間,做出了不同的應對:

        那一股股信息洪流猛然發散,融入了周圍的各種象征里,瞬間消失不見;

        那一條條蟒蛇般的,頂著眼球的黑色觸手急速縮回,不知去了哪里;

        阿蒙的真身凝望了剛晉升的克萊恩一眼,放棄了趁他狀態不穩定施加影響的機會,抬手正了正右眼戴著的水晶磨成的單片眼鏡。

        祂的身影一下分裂,變成了一扇又一扇似虛幻似真實的門。

        這些門同時打開,又同時關閉,讓“黑夜女神”等存在都無法把握到阿蒙真身究竟是從哪里離開的。

        等到阿蒙真身遠離,祂的分身們隨之淡化,詭異消失。

        這是利用了一個漏洞,將“阿蒙真身遠離”等于了“阿蒙們遠離”。

        與此同時,遠古太陽神膨脹成的巨大光影縮小崩裂,變回了背負著濃郁陰影的亞當。

        這位“空想家”的腳下,那片包容著所有顏色所有可能的大海剎那消散,仿佛回歸了地底。

        抬頭看了眼星界,亞當經裂口回到了那層陰影帷幕的后方。

        祂和“真實造物主”的融合只是剛剛開始,還未結束,剛才提升至半個舊日的嘗試其實相當勉強和冒險——這會讓祂們接下來的進度不得不放緩許多。

        星界之中,隨著大戰的平息,那一幅幅文明畫卷和各種植物組成的自然屏障,連同虛幻的紅月相繼淡去,不知回歸了哪里。

        “風暴之主”、“永恒烈陽”、“知識與智慧之神”先是粉碎了神國外面的厚重光斑,然后就安靜了下來,和之前一樣繼續堵著世界屏障的裂縫。

        漂浮于古老宮殿上方的“黑夜女神”收起了漆黑棺槨、黃昏巨劍、鳥型黃金飾品和四條手臂,將目光投向了下方。

        那個半透明的深色斗篷在凸顯出面具后,變化成了克萊恩的身體。

        克萊恩一手按著臉上那張若有似無的面具,一手放在小腹間,腰背微微弓著,似乎正承受難以言喻的痛苦。

        他剛抬起腦袋,望向“黑夜女神”蒙著薄薄黑紗的臉孔,身外就浮現出了一件漆黑的斗篷,斗篷的下方,一根又一根滑膩邪異的觸手延伸了出來。

        成為“愚者”后,他體內的“福生玄黃天尊”毫無疑問又更進一步地復蘇了。

        那瘋狂的囈語和嘶吼不斷地回蕩在克萊恩的耳畔,撕扯著他的精神,讓他知道這將是未來的常態。

        “詭秘之主”沒有任何辦法殺死,即使祂的意志會被時間一點點消磨,祂的精神也將永存,隨時可能奪取克萊恩的身體,徹底復活。

        若非剛“殺”了一次“詭秘之主”的意志,讓此時蘇醒的祂比克萊恩預想得弱一點,克萊恩都懷疑自己未必能撐得過去,只能眼睜睜看著身體崩潰,自己變成另外一個存在。

        當然,他還能請“黑夜女神”幫忙,給自己一滴“永暗之河”的河水,但這絕不是長久的辦法,只能拖延一段時間,他終究要面對。

        靠著自身意識和錨,克萊恩平衡起了體內的“天尊”意志。

        這一刻,他竟沒有能力開口說話。

        飄于上方的“黑夜女神”輕輕頷首道:

        “你現在最需要的是穩定。”

        說完,祂的身影被一寸寸擦掉,回歸了星界中的神國。

        克萊恩側頭看了眼還有點迷茫的安提哥努斯,念頭一轉,返回了“源堡”。

        安提哥努斯坐在半坍塌的宮殿內,坐在巨大的石椅上,有種自己做了很長很長一個夢的感覺。

        …………

        “源堡”內部,克萊恩坐至“愚者”那個位置,專心致志地穩定起自身的精神狀態。

        和之前一樣,初步穩定前,他沒法尋求心理醫生的治療,除非去拜訪“空想家”亞當,但那很可能會瘋得更加厲害。

        稍有穩定,克萊恩快速檢視了下自己獲得的權柄:

        它叫“愚弄”!

        它不僅包容了歷史、時間、命運、變化和隱秘的部分權柄,還是心靈領域里“盲目癡愚”的象征——這最簡單的應用就是降低敵人的智商。

        就在克萊恩打算做進一步研究時,他靈感突有觸動。

        “源堡”被誰入侵了!

        而直到對方入侵成功,克萊恩才獲得“提示”!

        克萊恩猛地抬起頭來,望向斑駁長桌下方,只見那里的灰白霧氣不知什么時候形成了一扇門。

        一道戴著尖頂軟帽和單片眼鏡,穿著古典黑袍的身影從里面走了出來。

        阿蒙!

        這位“錯誤先生”的眼中染著少許幽黑,笑容顯得有點瘋狂。

        他悠然環顧一圈,推了下單片眼鏡,笑著說道:

        “驚喜嗎?”

        克萊恩想要調動“源堡”,驅除對方,卻發現阿蒙不知什么時候也擁有了“源堡”的掌控權!

        阿蒙將目光投向了他,拉開一張椅子,坐了下去,呵呵笑道:

        “我放開了對體內‘詭秘之主‘意志的壓制。

        “祂是‘源堡’的主人,等于我也是‘源堡’的主人,當然可以進來。

        “這很冒險,即使是我,之前都不敢嘗試,但既然你成長到了現在這個程度,我只好冒險了。

        “這很刺激,效果還不錯。”

        說話間,阿蒙的衣物底下,躥出了一道又一道滑膩邪異的觸手。

        祂主動讓“詭秘之主”部分復活,讓自己陷入了半瘋狀態。

        ps:明天有加更,算是答謝大家吧。


    書籍TXT無需注冊直接下載,建議收藏本站。



    所有小說由網友上傳,如有侵犯版權,請來信告知,本站立即予以處理。











    真人街机捕鱼新版本 宁夏11选五奖励 上海十一选五码走势图今天 快乐8中奖规则 浙江6+1开奖时间几点 今日湖北快 三开奖结果 三分赛车计划六码 临汾股指期货配资 广东36选7开奖查询 股票配资平台排行榜 甘肃11选5任五推荐 北京快8开奖走势图 彩票深圳风采 重庆幸运农场官方平台 全国期货配资 广西快乐十分规律 快乐12最高中奖金额多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