賬號:
密碼:
 
  • 返回: 詭秘之主

    第二十七章 一個奇跡

        上千個阿蒙各自做出了“竊取”。

        以祂們的數量,只要不是運氣差到極點,總會有那么幾個獲得成功,而且,那團“愚者”魔藥現在是無主之物,偷盜它不存在任何難度。

        “竊取”的同時,阿蒙們還解除了對自身的某種封印,讓來自“學徒”和“偷盜者”的非凡特性展現出了自身的聚合能力。

        這對“愚者”魔藥相當有效,可以最大程度地提高阿蒙們“竊取”的成功率。

        可是,所有的阿蒙最終都失敗了。

        因為“特倫索斯特黃銅書”上出現了一條新的規則:

        “此地不允許偷盜行為存在!”

        之前為了對付復蘇的“詭秘之主”,阿蒙們削弱了這里所有的封印,幫助“特倫索斯特黃銅書”擺脫了“愚弄”,可以有限度地在反復循環中制定一些短時間內有效的規則,而現在,這反向影響到了祂們。

        抓住這個機會,克萊恩眉心的虛幻烙印變得愈發明顯。

        他的身周,淡薄的灰白霧氣交織起來,構成了一個薄薄的“蠶繭”。

        他全力激發了“源堡”,配合本身的“詭秘侍者”非凡特性,對“愚者”魔藥制造出了極為強大的聚合效果。

        那團沒有固定形態的幽黑液體仿佛饑餓許久后終于看見食物的野獸,一下就撲到了克萊恩身上。

        它不斷拉伸變化,如同一張半透明的人皮,將克萊恩完全包在了里面。

        克萊恩的臉孔在這層液體下凸顯了出來,五官時而分明,時而模糊,時而扭曲,時而空白。

        神棄之地內,遠古太陽神化成的巨大光影下,包容著所有顏色所有可能的虛幻大海表面,又有一段以最古老語言書寫的話語急速成型:

        “安提哥努斯晉升‘愚者’的努力因種種緣由最終失敗了。”

        ,是因為對方現在頂著的是安提哥努斯的身份和命運。

        如果以前者為主語,克萊恩完全可以無視:

        “愚者”有什么關系?

        而當主語變成安提哥努斯后,這似預言,似安排,似先決定結果后給出原因的句子可以讓形勢變得非常嚴峻:

        若克萊恩不放棄安提哥努斯的身份和命運,那他將被這句話語限定;

        若他放棄了安提哥努斯的身份和命運,那他體內的序列9至序列1非凡特性將不再真正意義上“屬于”他,沒被消化過——那是安提哥努斯曾經掌控的非凡特性,,他只是強行吞了它們。

        這種情況下,即使沒有別的因素,僅是那些沒消化的非凡特性,都大概率會導致克萊恩當場失控,而以這種狀態服食“愚者”魔藥,完成晉升儀式,毫無疑問沒有一點成功的可能!

        遠古太陽神書寫下這段話語時,星界中的“永恒烈陽”、“風暴之主”和“知識與智慧之神”都察覺到了什么,各自做出最猛烈的反撲,試圖干擾對方的行動。

        可是,哪怕分出了絕大部分精力在限制這三位真神上,哪怕顯得頗為艱難,遠古太陽神還是迅速完成了那段話語。

        但祂化身的巨大光影明顯黯淡了很多,似乎已無法維持太久。

        星界之中,漂浮的古老宮殿內。

        “大地母神”、“蒸汽與機械之神”對陣“原初魔女”、“隱匿賢者”的戰斗又變得激烈,不過,前兩者還是能分出一定的余力,向阿蒙的分身施加影響,阻止祂們破壞克萊恩的晉升儀式。

        阿蒙們被逼迫地到處“閃現”,可依舊有部分變成了植物,開花結果,回歸大地,有部分坍縮成了文字,被印入了虛幻的書籍中。

        除了這些,祂們還有很大一部分在加強封印,限制“特倫索斯特黃銅書”,讓它制定的規則無法起效或者只能發揮剎那的作用。

        三方面的影響下,即使以阿蒙們的數量,也顯得有些不夠用。

        可就算是這樣,祂們其中一小部分還是抓到了機會,讓水晶磨成的單片眼鏡和類似的圓圈標志上,映照出了克萊恩的身影。

        下一秒,那些單片眼鏡和圓圈標志都綻放出了純凈的光芒。

        這不是“竊取”,而是歸還。

        阿蒙們選擇在這一刻將曾經從克萊恩那里“竊取”來的事物還給對方。

        那是克萊恩想要自殺的意念!

        當初克萊恩被阿蒙抓到神棄之地時,多次想要自殺卻未能成功,被對方“竊取”走了相應的念頭。

        值此晉升的關鍵時刻,一旦他有了自殺的想法,結果可想而知!

        此時此刻,被那團“愚者”魔藥緊緊包裹住的克萊恩,思緒已變得混亂,發散開來,感受到體表極度冰冷,黏稠的液體正一點點侵蝕而入。

        然后,他有了自殺的念頭,有了放棄的想法。

        這是克萊恩完全沒有預料到的變化,他早就忘記了自己被阿蒙“竊取”過自殺的意念,而且沒想到對方不僅未隨意丟棄這些,反倒將它們認真保存了起來。

        換做之前,換做別的時刻,這樣的意念雖然強烈,但克萊恩還是能依靠自控能力做出一定的對抗,將這種想法強行壓下去,等待它們自行消散,就如同面對別的不好的念頭一樣。

        可現在,他正處于晉升儀式中,正被魔藥影響,精神失去了穩定,根本沒辦法有效遏制自殺的想法。

        阿蒙們總是有各種稀奇古怪但相當有效的辦法。

        幸運的是,克萊恩現在不僅是克萊恩,還是安提哥努斯。

        ?

        依靠著這層身份帶來的認知,克萊恩沒有立刻放棄,結束掉自己的生命。他拉來了體內的安提哥努斯精神烙印,讓它和自殺的想法攪合在了一起,勉強將它們壓了下去。

        這樣的平衡下,克萊恩的精神和身體進一步受到了“愚者”魔藥的侵蝕。

        他的思緒和之前晉升“詭秘侍者”時一樣,徹底發散了開來。

        但不同的地方在于,這次的他沒有融入靈界,而是不斷延伸,氣體一樣包容住了整個星球、整個靈界和部分星界。

        這一刻,克萊恩覺得自己在不同信徒體內,在每個人類體內,在各種動物體內,在所有具備生命的事物體內。

        萬物皆有神性。

        與此同時,他還分散在歷史迷霧中,分散在流逝的時間內,分散在靜靜流淌的,有著眾多支流的波光長河里。

        是一,也是萬。

        這種神性層面的體驗讓克萊恩的思緒被進一步消磨,似乎只剩下那俯視萬物的冷漠。

        而就連這種冷漠,也在一點點潰散。

        用不了多久,克萊恩將完全失去自我,被“愚者”魔藥被里面的各種精神烙印主導,成為真正意義上的怪物。

        這與安提哥努斯失控瘋狂的命運重合了,讓后者獲得了加速。

        就在這個時候,他感覺到了一點不協調不自然不正常。

        歷史迷霧里,有少量光之碎片扭曲著無法組合,彼此間似乎存在本質的矛盾。

        它們漸漸分開,要以不同支線的形式記錄不同的內容,讓扭曲得到初步的恢復。

        化入萬物的克萊恩精神因這點不協調和不自然“彈出”了少許,找回了一點自我認知。

        以這點自我認知為核心,他飛快聚攏著發散的精神,主導起“愚者”魔藥融入身體的過程。

        可這個時候,安提哥努斯失控瘋狂的命運在遠古太陽神的“預言”下提前到來了,克萊恩的身體又一次崩潰,無力去承受“愚者”魔藥。

        沒有猶豫,也沒時間猶豫,克萊恩當即解除了部分“竊取”效果,將安提哥努斯的身份、命運和自我認知還給了原本的主人,讓坐在巨大石椅上,緩緩睜開眼睛,一臉茫然的安提哥努斯逐漸變得清醒。

        祂沒立刻失控,因為祂失控瘋狂的主要原因在于“詭秘之主”的意志較大程度上復蘇了,而現在,承載那部分意志的“愚者”唯一性和大部分非凡特性都已經不在祂體內。

        所以,安提哥努斯能以自身的意志去對抗那種瘋狂的趨向,努力挽回失控的命運。

        遠古太陽神的“預言”因此實現了:安提哥努斯確實沒能晉升序列0“愚者”。

        而克萊恩沒有了祂的身份后,體內序列9到序列1的“占卜家”途徑非凡特性都變成了沒有消化好的那種,這讓他一下就處在了失控的邊緣。

        斗篷一樣包裹住他身體的“愚者”魔藥頓時完成了滲透,“福生玄黃天尊”的意志又一次復蘇了!

        “放棄吧……

        “將所有都交給我吧……

        “這一次,我不會再容納別的源質……

        “我不會幫助你想要保護的生靈,但也不會去傷害他們……

        “這不是我信守承諾,而是他們太弱小了,根本不值得我關注……

        “這里將是外神的禁地……

        “……”

        陌生又熟悉的囈語回蕩在了克萊恩的心中,讓他產生了想要放棄的念頭。

        而他之前被安提哥努斯精神烙印壓制的自殺念頭,在失去了前者的平衡后,也重新浮出了水面。

        晉升失敗的結果即將出現。

        這時,本無力再劈下那把黃昏巨劍的“黑夜女神”突然放棄了對阿蒙真身的控制。

        阿蒙真身躍出,分身們等待克萊恩儀式失敗之際,這位女神又一次拖動了那把覆蓋橘紅光芒的夸張長劍。

        這一次,目標是克萊恩!

        克萊恩念頭一閃,主動被自殺的想法控制,沒去做出任何抵抗的嘗試。

        噗的一聲,他被黃昏的象征之劍斬中,碎成了一灘腐朽的“爛肉”,往外析出著非凡特性。

        克萊恩死了,在阿蒙們對他采取各種措施前,在儀式失敗,徹底失控前,被“黑夜女神”殺死了。

        下一秒,“黑夜女神”將那個鳥型黃金飾品戴到了頭上,身體虛化膨脹,籠罩了整座古老宮殿,讓阿蒙真身、分身,“大地母神”,“原初魔女”,“蒸汽與機械之神”,“隱匿賢者”和安提哥努斯都如同素描一樣,被橡皮擦瞬間擦掉了。

        “隱秘”!

        遠古太陽神似乎明白了“黑夜女神”想要做什么,可已是做出兩次“預言”的祂,怎么都沒法再寫下第三段話語,而“風暴之主”這三位真神繼續著之前的爆發,牢牢將祂拖住。

        下一秒,“奇跡”發生了,克萊恩從歷史迷霧中回歸了。

        剛才已屬于他的“愚者”唯一性、三份序列9至序列1非凡特性都急速往他的體內返回。

        害怕他被干擾的“燈神”,忙利用“特倫索斯特黃銅書”添加了一條規則:

        “此地適宜非凡特性回歸。”

        霍然間,克萊恩回到了“喝”下“愚者”魔藥時的狀態。

        但和之前不同的是,那時候他本體的支柱是屬于安提哥努斯的序列9到序列1非凡特性,并未消化,而現在,最先回歸他的毫無疑問是曾經屬于他的,且已經完全消化的那部分序列9到序列1非凡特性。

        這樣一來,他就有了真正的支柱,可以容納“愚者”唯一性和剩余特性的支柱。

        ——克萊恩現在就相當于剛到霍納奇斯山脈主峰時的自己,一個消化完“詭秘侍者”魔藥,可以嘗試晉升序列0“愚者”的自己。

        依靠死亡一次后的復活,克萊恩徹底扭轉了自身狀態!

        這是他從羅塞爾復活這件事得到的靈感,當然,整個過程和“黑皇帝”的復活還是有所不同。

        克萊恩原本安排的殺掉自己的角色是“燈神”,沒想到事前未做溝通的“黑夜女神”竟如此默契。

        剎那之間,他的身體分裂,虛化成了淡薄的灰霧和幽黑的液體。

        灰霧和黑液交融,表面出現了密密麻麻的肉芽般的蠕蟲,然后,它們交織成了一件半透明的深色斗篷。

        斗篷之下,沒有身體存在,一片幽暗。

        這個過程非常短暫,也就是兩秒不到的時間,而“黑夜女神”一下隱秘掉那么多神靈的舉動明顯是沒法維持多久的。

        瞬息之后,被隱秘的世界表面出現了一扇飛快游走的光“門”。

        這扇“門”轟然打開了,戴尖頂軟帽穿古典黑袍的阿蒙真身躍了出來。

        與此同時,祂看見那個半透明的深色斗篷下出現了一張五官空白的虛幻面具。

        ,阿蒙們的思緒一下變得混亂,仿佛被強行降低了智商。

        “愚者”誕生了。


    書籍TXT無需注冊直接下載,建議收藏本站。



    所有小說由網友上傳,如有侵犯版權,請來信告知,本站立即予以處理。











    真人街机捕鱼新版本 山东十一选五走势图案 最新赛车网游 股票基本知识入门 宁夏11选5今天开奖结果查询 体育彩票排列三 广东11选5定位走势图 四川体彩金7乐今天开奖号码 河北排列7技巧 股票配资选股ˉ杨方配资开户 河北快3推荐预测一定牛 理财软件 甘肃快3开奖结果查 基金资产配置现金类是什么 南昌股票配资公司 重庆时时彩包胆介绍 世界顶级一波一波中特